四十八、我总认为:凡是该做的,等不得;等你长胖了,世界又变了,与其紧追不上,倒不如抢先起步

作者: 时间:2018-04-20

“百岁光阴如梦蝶”。庄周梦为蝴蝶,不知蝶之为周也,周之为蝶也,人活了100岁也觉蝶梦一场。人的一生长不过百岁,能活到100岁的人少之又少,大多数人一生不过几十年光景。几十年中,童年时还在懵懂状态,做不成什么事情,青少年时又正在读书求学,走上社会开始做事时大都20多岁了,过了60岁又该退休赋闲。一个人真正能做事的日子不过三四十年光景,这还是就和平年代正常境况下说的,若遇兵荒马乱、疾病或天灾人祸,一个人的黄金岁月就更屈指可数了。年轻人啊,你正是精力充沛、雄心勃勃、建功立业的好时候,天地转,光阴追,时不我待,赶快努力,千万不要以为来日多多,任凭时光流逝,坐待白首。

广亚不是个慢性子的人,我走路都是昂首阔步,脚步比一般人迈得快。做事情也是要立见事功,决定做某件事毫不迟疑,全力以赴,努力做好。我讨厌那种拖拖拉拉、慢慢呑吞、磨磨蹭蹭的办事作风,认为凡是该做的,等不得;若是等你长胖了,有力气了再去做,客观情况又变化了,你的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,总是跟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追赶,老也追不上。广亚的态度是,与其追赶不上,不如抢先起步。

可以说,我不是个安于现状、裹足不前的人。我想汉高祖刘邦当年如果安守着泗水亭长的职位,不敢起兵反秦,哪里会有后来的汉室基业!我25岁那年秋天,离开南京渡海来台,在审计部台湾省审计处担任低级佐理员,1949年我27岁决心改变命运,创办育达会计补习学校,都是我自己决定改变生存状态的。一般人的哲学是随遇而安,守住已有的,慢慢图发展,守时待运,“知得雄来且守雌”。我不是这样。好不容易办起了育达会计补习学校,一切还刚起步,未及喘息,我又着手向教育主管机构提出申请,将补校改制为正式的商校。在一般人看来,我的性子太急了。他们认为,此时理当以休养生息、壮大自己为上策,何必操之过急?待条件具备了再申请不晚。说实在的,1953年,补校刚由保安街搬到宁安街,进入自租的校地、自建的简陋校舍中上课,9月开学后,全校才9个班级,学生人数640人。校地面积、教学设施都还达不到上司规定的标准。学校还是一穷二白,且地处荒郊市外,刮风时飞沙扬尘,下雨天泥泞难行,距官方公布的商校标准,相距甚远。但我的想法是,不能坐等机会来临,等你一切条件具备了再申请,人家规定的标准不知又高了多少,你还是不够格。案子被退回,我不灰心,一边申请,一边改进;一次申请失败,再申请,再改进。终于感动上帝,于19546月上旬,经教育厅核定育达会计补校改办为初级商业职校,为以后育达的进一步发展开辟了较为广阔的空间。

广亚说过,我做事一向胆大,一般人失眠几个通宵拿不定主意的事,换上我,只要心里想做,自认可行,我会不加深思做出决定。台湾省教育厅核定育达补校改办初商的第三天,适逢厅长易人,新人新政,我不失时机,跑到厅里求幕僚长沟通,希望高商同时放行。在一些人看来,我真是得寸进尺。但我认为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。那个年代,台湾私教事业刚刚萌芽,很多读书人脑子里对武训兴学留有同情印记。最后,我的陈情信感动了厅长,于是特准育达初商在当年(1954年)试办高级部,结果学校扩大到13个班,学生总数达873人。我敢于打着初商的旗帜,和别人抢招高商学生。我就是这样一路冲撞,每一步都是强行,在别人认为没有路的地方走出一条新路来。在艰难拮据创业的情势之下,指望循序渐进,坐待好运降临、水到渠成时才去争取,黄花菜都凉了,永远是落伍者,不被人瞧上眼。我的经营之道,就是一边强行,一边整补,天大的困难挡不住我前进的路,船到桥头自然直,困难总有办法化解,育达就这样一年胜过一年,茁壮成长起来了。

 

版权所有  2017  郑州升达经贸管理学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