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份特别的“爱情”

作者: 时间:2021-05-21

今天是5月20日,一个象征爱情的日子。你眼中最理想的爱情应该是什么样子?是相濡以沫、相敬如宾,还是白头偕老、海枯石烂?你可知,在革命战争时期,却存在着一份特别的“爱情”。而之所以称其为“特别”,是因为这份“爱情”,既凄美又浪漫、既悲壮又热烈。在内忧外患的国家命运面前,对于革命先烈来说,他们牵挂的不仅仅是儿女情长,更是“革命理想大于天”的崇高信念。接下来,我想与你细细讲述这些故事……

一封特别的“情书”

情书,是恋人之间用来表达爱意、寄托相思之情的信件。但在革命战争岁月,却有这样一封特别的“情书”,其字里行间流露出的,是革命先烈“舍小我成大我,舍小家为大家”的牺牲精神。“我一生无愁无泪无私念,你切莫悲悲凄凄泪涟涟。”这是夏明翰就义前写给妻子郑家钧的最后一封“情书”,为了表达对妻子的思念之情,夏明翰在信的最后用嘴唇和着鲜血,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吻痕。在革命战争年代,革命先烈将国家命运、人民安危置于儿女情长之上,在他们心中,革命的胜利远比生命与爱情更重要。“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;若为自由故,两者皆可抛。”无数革命先烈为了心中的那份“自由”——实现民族独立与人民解放,抛头颅、洒热血。我们深知,这份“自由”,是无数革命先烈用生命与献血换来的。

一场特别的“婚礼”

一场浪漫的婚礼该是什么样子?礼堂中,在鲜花的簇拥下,伴随着亲朋好友的祝福,新娘拖着长长的婚纱,优雅地走在红地毯上,而不远处,伫立着的是英姿飒爽的新郎……但在革命战争年代,有一对恋人却在刑场上举行了他们的“婚礼”。这场“婚礼”的“新人”,便是周文雍烈士与陈铁军烈士。“头可断,肢可折,革命精神不可灭。壮士头颅为党落,好汉身躯为群裂。”这是共产党员周文雍被捕后在监狱墙壁上写的一首不朽诗篇。1928年,周文雍与陈铁军一起,在广州红花岗刑场举行了悲壮的“婚礼”,他们把反动派的枪声当做“婚礼”的“礼炮”,最终英勇就义。他们心中的那份“革命理想大于天”的信念,更鼓舞了一代又一代青年人。

一件特别的“定情信物”

一提起定情信物,人们大多第一时间想起钻戒、项链、手镯之类的奇异珍宝。但在抗日战争时期,却有这样一件特别的“定情信物”——“一枚子弹头”。1939年,许世友经人介绍认识了田明兰,两人一见钟情,很快就坠入了爱河。当时,田明兰送给许世友一双自己亲手纳的“拥军鞋”,许世友接过礼物之后,便回赠了一枚子弹头当做“定情信物”。这枚子弹头,是许世友参加万源保卫战时中弹后“留”在肩膀中的。由于当时医疗条件不好,许世友只好自己用尖刀划破皮肉,将子弹抠了出来。田明兰在接到这枚子弹之后双眼都湿润了,因为她知道,这件“定情信物”是许世友为了祖国与人民而用鲜血换来的。这件特别的“定情信物”,不仅见证了发生在炮火纷飞的战争岁月中的浪漫爱情,更见证了老一辈革命战士们的矢志不渝、淳朴善良的真挚情怀,见证了老一辈革命战士艰苦奋斗的精神品质。

翻开新时代的篇章,这份“特别”的爱情仍在持续。你可记得,2020年抗疫期间,护士陈颖与恋人隔着医院玻璃深情一吻的那个镜头?你可记得,军嫂刘张娇独自穿越2500公里来到大山深处的连队,与丈夫王明“奔现”的那个场景?你可记得,长眠于加勒万河谷的烈士肖思远的那个遗愿——“带女朋友回家拍一张全家福”……他们舍小我成大我,舍小家为大家,那样的奉献精神、担当精神,便是他们爱情中最好的见证!

Copyright©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共郑州升达经贸管理学院体育学院团委学生会版权所有